【0009】氪金的快乐超乎想像

    相比于上一回,系统这回竟然给出了当前场景的基础信息,让叶景霖不至于一头雾水。

    “叶公子,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表妹呢?”熟悉的声音传来,开口的是琴仙,满脸焦急和不解。

    此时此刻,她穿的是一种类似连衣裙的服装,显然是在场景变化过程中,自动被某种规则更换了衣物,免得一开始就被周围人发现异常。

    “这个不好解释!不过我能确定的是,我们即将面临危险,做好动手的准备吧!至于你表妹,没有被拉扯进这里,说不定比我们更加安全!”叶景霖微微摇头,目光凝重的看着加速变形的金属门。

    能够制造出星际列车的文明,科技不知甩地球多少条街。而这样的文明,用于制造星际列车的材料,肯定不简单。

    至于能够把舱门打得变形的力量,就更加不容小觑了!

    ……

    星际列车说是列车,可它的舱室,和地球上火车的舱室,完全是截然不同的。

    就说叶景霖现在这座舱室吧,最中心是一座宝塔形的建筑,足有33层,里面是各种商业机构,包括餐饮、娱乐、购物、健身,应有尽有。

    围绕着宝塔的,就是提供给旅客居住的房间了,有豪华套房、标准间、多人间和大床房,旅客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进行人性化选择。

    每一座舱室的布局,大致上都差不多,最多可以容纳5万人左右,叶景霖这座舱室里就有36811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每一座星际列车的舱室,相当于一座设施完备的城镇,最终组合成星际列车这个移动的城市群。

    现在这座舱室里的大部分人,都把自己锁死在房间中,听从命运的安排。

    不是这些人胆小,而是他们是普通人,根本不具备反抗的力量,贸然对抗入侵的星盗,只能是送死。

    真正聚集在舱门前面,准备抵抗星盗入侵的,大约有两百多人。

    以这座舱室驻扎的乘警为主,总共86人,剩余的就是保安、保镖和其他拥有一定战斗力的人。

    “哥们,放松点儿!星盗虽然凶残,可咱们这边的力量也不弱。看见那22个人了吗,他们都是雷霆保安公司的精锐,最少10段位的改造人。”说话的是一个小青年,如果他的眉头别抽搐,这句话或许更有说服力一些。

    “就是!星盗的武器不可能过安检,所以咱们遇到的,不过是赤手空拳的星盗。无论是改造人,还是生化人、武斗家,只要对方没有基因战士,咱们这边应该都能挡得住。”插话的是穿戴了一套铠甲的战士。

    “哥!你们还有没有多余的外骨骼装甲和光剑?给我也配一套呗?我是军校生,8段位的武斗家,外骨骼装甲和光剑都会用。”小青年舔着脸,很狗腿的笑着。

    “我们只有这4套军用装备,属于压箱底的宝贝。其余的弟兄们都没有,怎么可能轮得到你?”另一个中年男子调侃了一句,他们都是乘警。

    这些东西,听起来都很叼的样子。可叶景霖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他们口中的各类名词,根本就只能理解一个字面意思。

    幸亏在一种强大的规则作用下,叶景霖他们在闯进场景之后,似乎被固定了【通晓语言】和【通晓文字】的技能,没有听说读写的语言或文字障碍。

    “对了!我还有290点兑换值,去系统商店看看,有没有立刻就能增强我战斗力的东西!”叶景霖突然眼睛一亮,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之前都没有想到。于是叶景霖心中一动,一座类似网上商城的页面刷新了出来,只有12张图片,各自代表了一种商品。

    还有一个倒计时的数字,代表了每24小时,这座商城的商品会刷新一次。

    云爆弹、紫云草、透视眼镜、电磁枪、魔法手镯、金翎雕宠物蛋、【烈焰红莲】玉符、百鬼夜行图、一瓶【小培元丹】、幸运护身符、辟邪龙纹剑、一块庚金和千机锁。

    可以说,这12种商品五花八门,在对比了价格,看完了它们的详细介绍后,叶景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辟邪龙纹剑。

    它是一件法器胚胎,潜力很不错,天然具备激发辟邪雷光的能力。而且锋锐无匹,适合叶景霖施展【御剑术?剑诀】。

    在【道经】传承中,有一门初级炼器详解,记载了禁制炼器的技术。

    只需要向法器胚胎中打入合适的禁制,禁制就会根据法器胚胎自带的属性,自行演化出各类功能。

    也就是说,同一件法器胚胎,打入不同的禁制,会产生不同的功效;而同一种禁制,打入不同的法器胚胎之中,也会演化出不同的功能。

    法器胚胎是硬件,禁制是软件;法器胚胎是变量,禁制就是固定算法。二者结合,才是一件完整的法器。

    趁着舱门还没有轰破,叶景霖把心神沉入自己的识海,很快自【道经】附带的【初级阵法】中,找到了适合祭炼这件法器的【小诸天云禁真法】。

    体内的真气被精神力调动,输入辟邪龙纹剑内部,慢慢勾勒成某种玄奥无比,但又仿佛蕴含着天地奥秘的立体图案。

    “哼!”

    叶景霖脑袋一晕,这是勾勒禁制失败,造成了神识反噬。反倒是输入龙纹剑内的真气,直接被法器胚胎吸收掉了。

    休息了一下,叶景霖运转【道经】里的炼气功法,真气和神识都在迅速恢复!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每一遍勾勒禁制,叶景霖的完成度都在提高。

    这是必然的,因为通过灌顶的方式,他早已经理解了【小诸天云禁真法】全部奥秘,只不过缺少实际操作经验而已。

    “嗡!”

    第七遍后,淡淡的金色雷光和银色光晕,同时在辟邪龙纹剑上腾起,继而被淡淡的云雾掩盖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精纯的能量涌入叶景霖的体内,促使他的真气迅速增强,并反过来淬炼躯体,增强灵魂和神识。

    等到这股能量消耗殆尽之后,叶景霖的真气竟然增强了一倍有余。

    “没想到,祭炼法器还有这样的反馈?或者说,【道经】中传授的法器祭炼方式,其实并不简单。更类似我看过的修真小说中,那些器道修行者的修炼手段。”

    叶景霖若有所思,对【道经】中自带的那些技能,更加重视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些技能其实也是【道经】修行的一部分。

    实际上,第一次祭炼法器,收获能够有这么大,还有一点情况,被叶景霖给忽视了。

    那就是辟邪龙纹剑,这件法器胚胎中蕴含的能量,本来就远远高过了他当前的修为。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