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勾心斗角

    原本还算不错的局面一下子就变得非常被动。

    现在除了何修龙之外,还有二十几个黑云城护卫知道了狗头军师翟默就在城中,而且有可能身怀绝世神兵。

    没办法,就刚才那情况,不得不动手。

    刚才那些护卫虽然不知道他就是沙悟净,但是有其他护卫知道,甚至还有一个护卫送过赏金。只消互通信息比对一下,翟默这沙老三就当不下去了。

    “我到底是傻逼还是自信过头?”翟默摸着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

    好好的客栈不回,非要去那成安巷阴人。

    事情已经发生,懊恼已经没用了,教训稍后总结,眼下做个规划为小命奋斗才是正经。

    预想一下最坏的情况必不可少:黑风山狗头军师翟默身怀绝世神兵,化身沙悟净。不仅黑云城的护卫要捉拿,还会惹来其他人的觊觎,出城暂时是不可能的,城门、城墙、小通道都有重兵把守。

    优势也要理一下:黑云城很大,而且刚刚大乱,有青衣会分舵扛把子单镜司顶在一线,还有康仲明、何修龙一类的通缉分子吸引火力,另外黑云城还有叛徒之患。

    粗略一分析,翟默觉得现在首要任务是隐藏,任何人都别信。

    既然是这样,那客栈也没必要回去了,反正自己的东西都在身上。

    身上全新的武士服是南家准备的,必须换掉,再想办法将面容稍微改变一下,把自己当成一个通缉犯就行了。

    “我本来就是个通缉犯啊,这波不亏,只是不赚而已。”翟默虽然智商欠费,但是神经还是比较粗的,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自我安慰很有一手。

    虽已入夜,但是灯火处处,夜市不少。

    翟默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走出小巷子,来到一个灯火通明的街道口,以最快速的眼神从街头一路扫过去,发现没有护卫队之后才走了进去。

    这里应该是城北的繁华地带。

    青楼是最热闹的,酒馆、小吃摊、武器店、珠宝铺子等照样营业,做事的人不少,消费的更多,白天斗兽场的大事没有影响到这里。

    翟默负手而行,悠哉悠哉的,犹如闲逛的公子哥,不能鬼鬼祟祟的惹人注意嘛。

    心里当然得随时保持警惕。

    在南家那一顿吃的非常痛快,现在都很饱,打架跑路的力气还是有的。

    随便进了一家衣服铺子,裁缝师傅见翟默穿的不错,也挺有气势的,非常热情上来招待。

    “给我弄一身普通的衣服。”翟默开门见山。

    裁缝师傅想了一下,笑道:“公子,您要不试试小店的新款武士服,料子上成,色彩颇为朴素,不张扬,低调得体。”

    “你看着来一身吧!”翟默点头,这裁缝挺机智的。

    趁着裁缝量尺寸的时候,翟默随口问道:“师傅,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耍乐子的地方,可以尽兴的那种。本来一直都在城西耍的,哪知道刚出门就发现乱哄哄的,太扫兴了。”

    不是真想耍乐子,而是敲问一下这边的护卫巡视情况。

    裁缝解释道:“这条街上的青楼都不错,不过最近城里确实不大太平,城西斗兽场又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护卫搜寻是勤快了点。城北没城西那么乱,今儿就来了两队护卫,已经查完了。要尽兴的话,风华和紫烟吧,东家背景大,护卫就算要查也不会很野蛮。”

    翟默哦了一声,猥琐一笑:“姑娘们呢?”

    裁缝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竖起大拇指当做回答,一看样子就是老司机。

    翟默大感满意:“那澡堂子和书店呢,师傅懂我什么意思吧?”

    “懂!”

    裁缝果然是老司机,很随意:“那两家旁边都有,老板都是明白人,可以提前订小包房,公子的家人若是找上门来了,还可以帮着说话,说读了整晚书。”

    这是将翟默当做了城里无所事事的公子哥。

    选了一声衣服,翟默穿上,对着镜子大量了一番,觉得很不错,果然低调了许多,随手甩出两个金铠令:“够吗?”

    “够够!”

    裁缝师傅赶紧伸出双手恭敬接过:“多谢公子!公子,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吗?小人在这条街上做了很久生意了,熟悉的很。”

    翟默摆摆手,淡淡道:“找个清净地方而已,若是真的不错的话,那往后我就常来,走了!”

    裁缝将翟默换下来的衣服包好递还,道:“公子下次再来!”

    翟默走出铺子,先寻了一处扔垃圾的地方将手上的衣服丢了,然后慢慢走,仔细观察这条街,包括房舍和各个岔口。

    前面是个武器铺子。

    翟默犹豫着要不要去买把刀子傍身,想了一下还是算了,显眼。

    旁边是一家医馆,大晚上的还有不少人。

    一看招牌,德晖医馆。

    之前听过的,耍刘泽昌的时候有人说起这家医馆,说是有个程老大夫,医术很高明。

    刚出来一批病人,身着卷云图标的侍卫服,手上都缠着白纱,翟默随意撇开目光。

    看来这医馆真的不错,这么多官方伤患都过来了。

    聚神倾听。

    “老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内力都止不住的血让他几下就止住了。”

    “那还用说。”

    “此仇不报非君子,迟早将青衣会斩尽杀绝,竟然有那么多秘密小据点,哼!”

    翟默心中一动,这些人的伤应该不是在斗兽场的时候受的,否则这会儿才来止血,血早流干了。

    应该是寻到了青衣会的据点,干仗受伤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城北的。

    “哥几个,说句实在话,小弟这心里啊,着实有些不踏实。城主此番摆明了下定决心要把内奸全部揪出来,弄得人心惶惶,兄弟们哪还有心思全力搞追杀?”

    “咱又不是内奸,怕什么?”

    “城主手下那几个大头看似和睦,可谁不知道他们私下里斗的凶,他们随便一个小动作可能就会波及到咱们这种小喽啰。以前也抓过内奸吧,趁机排除异己的行为没少见吧?”

    “老三说的是啊,这次更大,妈的!”

    “若非此时城里敏感的紧,我还真想申请调出城去抓土匪,苦是苦了点,但总好过在城里,偶尔还能捞点外快。”

    翟默听的非常爽。

    果然啊,任何时候都免不了勾心斗角。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