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本·尤里克所在的报社报道了一篇文章,讲解地狱厨房现在情况的文章。

    入手点是从联合建筑公司开始,针对的就是几个月前联合建筑公司内部养老金的问题,数额巨大的资金进进出出,明显存在问题。

    但是,随后联合建筑公司的总会计师承认是他的问题,接着自杀,另外还有第15分局拘留室的守卫,意图刺杀一名女性嫌疑人,最后他也死了。

    那么事情真的就结束了吗?没有,联合建筑公司依然堂而皇之的继续着他们的开发工程,但是他们的资金问题依然没有被挖掘出来,有人掩盖了这一切。

    接着,文章分析联合建筑公司的过去,这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经营状况非常的不好,突然被人收购,随后实力暴增,有能力开发地狱厨房。

    庞大的资金从哪里来?而随后警方破获的毒品案件,运送途中遭到大量的枪手拦截,如此明目张胆,FBI真的将他们铲除了吗?

    接着是港口的人口贩卖,警方的突袭之后解救了二十七名女性,从两次案件来看,地狱厨房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利益团体。

    而这个团队的出现和联合建筑公司几乎是同一时间,同时现在地狱厨房的混乱,源于警方对爱尔兰帮的突袭,以及一名疑似美国队长的义警出现。

    乔伊没有将自己伪装的美国队长忽略掉,这让做很容易被人发现端倪,他甚至主动提出让本·尤里克将这个写入报道,其中关于盾牌与身体力量的评估都给了他。

    本·尤里克的文笔出色,将资料整理好之后,下笔有神,那些有证据的事情全部报道出来,第二天报纸刚刚贩卖出去,瞬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他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出威尔逊·菲斯克,因为乔伊提供的证据依然无法指向这个人,本·尤里克的报道都是需要绝对的证据。

    但是矛头已经指向了联合建筑公司背后的人,将现在的问题,包括谋杀、贩毒、人口贩卖、黑帮混战等等的罪名,都放了上去。

    ……

    威尔逊·菲斯克拿着报纸的双手有些颤抖,“他怎么敢这么做?”庞大的身躯猛然站了起来,“砰”的一声,一拳砸在桌子上,还好桌子够结实的。

    “要干掉他吗?”詹姆斯·威斯利问道。

    “不行,现在所有人都盯着呢,一旦杀了这个记者问题更加的麻烦,而且他也没有指出我的名字,我现在想知道是谁给他提供了这么多的信息,一个记者可是无法得到这些的。”

    “应该是警方提供的,不过这件事情不好查。”詹姆斯·威斯利说道。

    “嘀哩嘀哩……”此时电话响了,詹姆斯·威斯利看着来电显示疑惑了一下,随后还是接了起来,“喂?”

    “詹姆斯·威斯利?让你旁边儿的威尔逊·菲斯克接电话!”对方的声音明显经过改变,有意遮掩自己的本来的声音。

    “你是谁?”詹姆斯·威斯利问完之后,急忙看向窗外,他们现在出于威尔逊·菲斯克的公寓之中,他想要寻找观察者根本不可能。

    威尔逊·菲斯克也发现了自己助手的异样,但是他并没有说话,而詹姆斯·威斯利此时从电话中听到,“你找不到我的,让他听电话。”

    詹姆斯·威斯利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电话递给了威尔逊·菲斯克,“喂?”

    “你听好了,你现在很麻烦,因为有另外一个机构开始协助第15分局,你们在这个机构的面前就是一只蚂蚁,所以你最好听我的。”

    “你是谁?”

    “这么愚蠢的问题不要问,你只需要配合我即可,同意吗?”

    “抱歉,我并不赞同这点!”

    “嗯,这么说确实让你很难相信什么,那么你的女友,那个叫做凡妮莎的女人出点什么事儿你认为如何?”

    “你敢?”威尔逊·菲斯克暴怒了。

    “为什么不敢?我们可不是警察,也没有法律约束,更加没有道德上的洁癖,我们的组织力量无比强大,如果不是想让你做些事情,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们的强大。”

    “嗯……强大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不是,不过我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帮我们找出那个美国队长,仅此而已,我们可以给你提供情报!”

    “你这么说不是很矛盾了?既然你们这么强大,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

    “因为他的目标是你们这些黑帮啊!联合建筑公司的财物状况很有趣,也好好查,利兰的处理手法不错,但是可惜不是那么严密!”

    “你……”

    “呵呵,刚才不过是开个玩笑,用一个女人威胁你虽然不太绅士,但是我们不是绅士,我们的手段比黑帮更加的肆无忌惮,即便是在一些国家挑起战争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做过。”

    威尔逊·菲斯克额头上的汗水下来了,他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们确实拿住了自己的要害,联合建筑的账目和利兰的存在。

    他们资金依靠犯罪,随后将资金放入联合建筑公司,然后再让资金出国转一圈回来,成为开发资金。

    这些东西是很难查到的,而对方竟然已经了解了吗?

    “仅仅是让我们找到了那个美国队长吗?”威尔逊·菲斯克问道,“你怎么保证不会过河拆桥?”

    “你还有点儿用处,如果帮成了事情,我们会出手帮你遮掩一些东西,让你挺过这一关,随后未必不可能让你加入进来,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们真正的力量了,但是现在,你最好马上办事。”对方挂断了电话。

    威尔逊·菲斯克放下电话沉思了起来,詹姆斯·威斯利根本不敢询问,他第一次看到威尔逊·菲斯克害怕了。那么是什么让他如此的恐惧呢?

    “詹姆斯,我们去找利兰!”威尔逊·菲斯克起身,将西装外套穿好,但是他的扣子错位了。

    詹姆斯·威斯利走过来,将扣子打开重新扣好,“我们需要您冷静!”

    “谢谢!”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