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我,罗义,打劫!】

    此刻,观众席众人只感觉整个竞技场中心区域,圆形法阵包裹的内部,已经是一片漆黑。

    一切都看不见了。

    黑色空间内。

    感觉有一阵劲风在身边划过,周子鱼在失去视力的情况下,凭借神念敏锐的捕捉道了一股剑气。

    他身形疾速后退一步,堪堪躲过,下一瞬,背后又传来一股冰凉感。

    “有完没完!”

    周子鱼口中传出一声不耐,身形却不敢怠慢,立刻凌空一个翻身。

    咻!

    一道破风声划过,周子鱼觉得,自己的头发,好像被剑芒斩断了几根。

    顿时,周子鱼心中怒意更甚!

    口口声声说规矩规矩,自己上场了,屁个规矩也不守,居然调动法则之力来攻击。

    这糟老头子坏得很,居然给自己玩双标!

    周子鱼知道,在这种黑漆麻拱的领域空间里,跟对方战斗绝对会吃亏。

    不再迟疑,下一刻,周子鱼直接朝着边缘之处掠去。

    他要逃离这处领域!

    “哈哈哈!你跑不出去的!”

    这时候,黑暗之中,范烨那苍老的狂笑声再次传来。

    周子鱼身前空间波动一闪。

    嘶啦!

    一道银白剑芒射出,破开黑暗,直接贯穿了周子鱼的左肩。

    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疼得周子鱼面色扭曲。

    “滚!”

    周子鱼的反应很快,右手云兰剑一剑斩出,逼退了范烨,同时,他开始调动元力去修复左肩的伤口。

    他口中喘着粗气,强制让自己在这片黑暗空间之中镇定下来。

    麻蛋的!这种鬼领域,真烦!

    想到这里,周子鱼不再保留了。

    法则是哇,老子也学了!

    周子鱼双目一闭又一睁,他眼中蓦然白光闪动。

    法王传承之中,蕴含对于时空法则大道的真解,此刻不得不动用。

    虽然自己还没有王级,但是能够凭借着法王留下的王统,短暂的接触关于空间法则粗浅的奥义。

    一念及此,周子鱼口中默念法诀,指尖蓦然白光闪动。

    “我只能动用这一次,能否破开领域,就看这一击了!”

    周子鱼口中喃喃一声,一指点在虚空之处。

    咔嚓!

    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

    只感觉前方出现的黑色虚空,忽然一道白色的涟漪浮现。

    尔后,刚刚他一指点过的这处空间,仿佛强行破碎了一块拼图一般,露出了黑暗世界的出口。

    和煦的阳光照了进来。

    整个领域之中的黑暗法则,仿佛被这处小口子吞噬,宛如小漏斗一样,几个呼吸间,整个竞技场上空一下子清明起来。

    众多修行者也是看得真真切切。

    因为周子鱼一指点破虚空的时候,整个黑暗法则领域就寂灭了。

    源源不断的黑色物质,宛如潮水一般,朝着周子鱼所点的虚空碎裂处流逝。

    “怎......怎么可能?”

    范烨愣住了。

    自己的法则领域,被这小子,破了?

    “噗哇!”

    就在范烨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身后漆黑的战神虚影暗淡消失,同时,一口鲜血从范烨口中喷了出来。

    周子鱼见状,冷冷一笑:“果然!你现在没有王级实力却硬要动用法则和领域,肯定需要付出代价,如今领域破灭,被自己力量反噬了吧?”

    范烨目光盯向周子鱼,沉声问道:“你也掌握了法则?”

    他刚刚,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空间撕扯之力,将自己法则布下的领域,直接吞噬了。

    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也只可能是法则之力。

    可对方明明才只有天级而已!

    难道跟我一样,实力跌落至此的?

    怎么可能!

    范烨又一下子摇头否决了,自己情况特殊,不可复制。

    周子鱼没有回答,而是身形一闪,来到范烨身前,长剑直指范烨咽喉,声音冷漠道:

    “如果那就是你依仗的话,我很不幸的告诉你,你的规矩,现在被我破了!”

    “哼!你杀了老夫吧!”

    范烨此刻身体已经极其虚弱,面对这个小辈的挑衅,差点气得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为了不折面子,范烨索性直接开始耍无赖了,摆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周子鱼微微一愣。

    杀了他?

    我又不是白痴。

    当着整个青训营师生的面,把这疑似王级的老家伙杀了,恐怕就直接捅马蜂窝。

    “你到底是不是王级?”

    周子鱼气势凌人,身为胜利者的姿态,逼问道。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虚影拍下,一股浩瀚的伟力,将周子鱼如同孙猴子一般,直接压趴在地,只露出一个脑袋。

    周子鱼立马心中就想破口大骂,这股力量的气息,他太熟悉了!

    罗义这老王八蛋!

    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镇压我!

    我不要面子的吗?

    此刻的周子鱼,就好像大闹天空的孙猴子,刚刚打上凌霄宝殿,还没猖狂几句,就被如来佛祖一巴掌压在五行山下,直接开花。

    “小王八蛋,对前辈尊重一点!”

    罗义此刻的身形,已经出现在竞技场上空,宛如降世的神灵,逼格满满。

    周子鱼在下方已经将这光头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

    从小到大,老子第一次被人镇压了!而且还这么憋屈。

    见周子鱼欲要挣扎的样子,罗义忽然给他传音起来:“小子!现在给我老实点!那老王八蛋你惹不起!”

    周子鱼闻言,目光看向场上的范烨一眼。

    此刻的范烨眼镜破碎,身材佝偻,头顶地中海,麻衣已经破烂不堪,像是街头的老乞丐。

    罗义知道周子鱼没到王级,不能传音,自顾自传音道:

    “二十年前,大荒山这一战听说过没有,当初三大王级带着一群人斩杀界外异兽,结果死了两个王级,还有个苟活了回来,那老王八蛋就是苟活回来的!”

    见周子鱼顿时面露惊疑之色,罗义继续述说起来:“你是不是想问,那老王八蛋为什么现在实力这么弱了?

    那是因为二十年前这一战,这家伙被那头异兽诅咒了,修为不进反退,每五年,掉一个小境界。

    这老王八蛋,整天比比叨叨,这规矩,那规矩的,老夫都听得耳朵起茧子,后来没办法,把他调到竞技场当个看门的,他不是喜欢规矩嘛,竞技场里就要规矩。”

    说罢,罗义又警告道:“这老王八蛋,后台硬的很,你把他砍了,信不信哪天就冒出几个老不死的玩意过来追杀你?

    范烨这老王八蛋好面子,现在老夫把你镇压了,是给他面子,也是保护你,否则这事传出去,马上有几个老古董找你切磋信不信?”

    周子鱼一脸震惊,好特么的有道理!

    说得好像你镇压我,我还要反过来谢谢你了?

    罗义见周子鱼想要杀人般的目光,豁达的摆了摆手,继续传音道:

    “你小子,也别谢我,这次出手救你,到时候顺带帮你擦个屁股,总要给点辛苦费的吧?

    老夫要的不多,1000灵石就够了。”

    说罢,罗义从空中落下,站在如同王八一般趴在地上的周子鱼头前,摸着光头笑了笑,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

    他这次笑的很开心,还故意朝周子鱼挑了挑眉毛。

    薅羊毛的感觉真爽啊!

    我,罗义,打劫!

    周子鱼:我CNMD!

    若不是现在身体被金光巨掌镇压在地上,他真想掏出海皇钟,射死这老王八蛋!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