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獾鼠大战

    楚歌顿时屏住呼吸。

    双眸却像是最先进的照相机镜头,一圈圈光晕不断放大缩小。

    视线贯穿黑暗,洞悉一切。

    那是几十头毛发剑拔弩张的凶鼠。

    个头比普通老鼠大上一轮,腰腹更加矫健有力,就像是小号的豺狼或者猎豹。

    尾巴根根竖起,如同标枪般翘向天空,末梢隐隐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好似一根根坚硬而中空的骨刺。

    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则是他们的牙齿。

    和普通啮齿类如锅铲般的牙齿不同,他们的门牙较短,两旁却另有两支如匕首般的獠牙龇出嘴唇,乍一看去,像是远古生物“剑齿虎”复苏。

    这几十头面目狰狞的凶鼠,明显是地底世界的顶级掠食者。

    他们蹑手蹑脚,朝蜜獾潜行过去。

    楚歌心中大急,顾不得暴露自己,发出尖锐的警报。

    蜜獾的眼睛瞬间瞪大,薛勇的意识飞快凝聚。

    发现自己已经暴露,凶鼠们朝楚歌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随后仰天长啸,竟然发出抑扬顿挫,既有节奏,像是某种“语言”的声音。

    随后,他们纵身一跃,从四面八方,扑向蜜獾。

    薛勇来不及转身,就感觉十几道劲风朝他袭来。

    关键时刻,他将移魂者的强横和蜜獾的悍勇发挥到淋漓尽致。

    根本不用转身,一个类似“鲤鱼打挺”的动作,蜜獾高高弹起,令十几头凶鼠扑了个空,反而落到了他的下方。

    利爪挥舞,左右开弓,在凶鼠身上拍出沉闷的钝响,几头凶鼠直接被他拍飞,重重撞在周围的岩石上,白森森的断骨都从撕裂的皮肉之间戳了出来。

    但凶鼠的生命力之强悍,远超薛勇乃至楚歌的想象,甚至比刚才那头幽灵猫更加难缠。

    明明背负着筋断骨折的重创,他们依旧喘息着翻身,再次扑向蜜獾,以命搏命,在蜜獾身上留下道道鲜明的爪痕。

    倘若说,这些爪痕仅仅是疥癞之患,左右不了胜负的话,那他们匕首般的利齿,以及尾巴末端中空的骨刺,就是见血封喉的杀手锏,只要深深刺入蜜獾的血肉之内,再抽出来时,注定会带出一注滚烫的鲜血。

    饶是蜜獾皮糙肉厚,在刚才的洪水肆虐中亦被撞得五脏移位,遍体鳞伤,如何承受得住几十头凶鼠的车轮大战。

    薛勇暴怒,看准机会,抓住一头凶鼠的脑袋,硬生生将头颅连带着脊椎撕扯下来,将这畜生彻底了结。

    但这么做除了泄愤之外,却暴露了更大的空隙,令其余七八头凶鼠爬到蜜獾的背后,怪尾甩出“啪啪”的破空之声,狠狠刺入蜜獾的脊椎两侧,抽出来时,血流如注。

    薛勇狂吼,蜜獾暴跳,跳出一曲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狂暴战舞,背后的凶鼠被他纷纷甩了下来,其中一头倒霉的凶鼠正好被他踩在脚爪之下,一脚将胸膛踩爆,五脏都从伤口和咽喉喷涌而出。

    短短一分钟的猎杀和挣扎,蜜獾已经变成了浴血战神。

    其余凶鼠仿佛被他如疯似魔的气势震慑,又是一阵富有节奏的尖啸,他们纷纷朝着黑暗深处逃窜,是字面意义上的“抱头鼠窜”。

    薛勇杀得兴起,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

    楚歌心中,却生出警兆——以这些凶鼠的悍勇,不过折损了三五头而已,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落荒而逃?

    正欲示警,异变突生,只见蜜獾一脚踩空,前肢陷入一个凹坑,“咔嚓”一声,坑底传来机械碰撞之声,两道铁齿狠狠咬死,险些将蜜獾的前肢直接夹断。

    是一枚捕鼠夹!

    这不是巧合,而是凶鼠专门设下的陷阱!

    这些凶鼠,竟然拥有极高的智能,懂得利用人类来猎杀他们的工具,去猎杀体型比他们更大的动物!

    看着蜜獾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以及千刀万剐,血流如注的模样,楚歌心底划过一道闪电。

    蜜獾的伤口,和刚才所见的幽灵猫何其相似。

    还有仓储式超市里那些罐头,并不是被幽灵猫,而是被另一种体型更小也更凶残的妖兽打开,岂非正是眼前这些凶鼠?

    所以,幽灵猫的出现,并非巧合,它是被这些凶鼠故意驱赶到仓储式超市里。

    其目的,就是一种“火力侦察”,是凶鼠族群,在窥探魂兽小队的虚实。

    或许,当他们发现魂兽小队太过强大,不可力敌之后,就想办法弄塌了魂兽小队的退路,又引来地下水,制造了一场人为的洪水泛滥!

    这样的推测,令楚歌毛骨悚然。

    倘若这些凶鼠的智慧,真的高到能设置一连串的陷阱,至少相当于人类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哪里还能用“野兽”来称呼?

    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妖怪”!

    薛勇和他的蜜獾,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事实。

    只可惜,他发现得太迟了。

    捕鼠夹是专门为老鼠打造,自然夹不断蜜獾强壮的前肢。

    但凶鼠们却用一条粗大的锁链,将捕鼠夹和旁边一截镶嵌在混凝土里的钢筋锁到一起。

    蜜獾的挣扎,拽紧了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却无法撼动钢筋哪怕半分。

    蜜獾的攻击范围被锁定在三米之内。

    越是挣扎,铁齿嵌入血肉越深,伤口撕裂得越严重。

    凶鼠们不再假装逃跑,转过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猎物。

    猩红的小眼中,充满了讥讽、欢愉、庆幸……各种蕴含着人性的光辉。

    他们不再肉搏,而是用尾巴卷起一块块小石子,朝蜜獾狠狠丢了过来。

    凶鼠的尾巴强韧有力,就像投石机的支撑梁,小石子发出“呼呼”的破风声,狠狠砸在蜜獾身上,根本无处躲闪。

    蜜獾厚实的皮毛,原本还能勉强抵挡小石子的攻击,偏偏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撕开太多口子,凶鼠就盯着它的伤口猛掷。

    几十头凶鼠狂轰滥炸,数百枚小石子不断扩大伤口,很快,蜜獾周围的地面,都被鲜血濡湿。

    直到此刻,薛勇仍旧拼命挣扎。

    伴随着“咔嚓”一声骨骼断裂之声,他终于将捕鼠夹咬住的前肢硬生生扯断。

    终获解放的他,摇摇晃晃朝凶鼠冲去。

    但脑袋上的肿胀,眼球充血,颅骨骨折以及失血过多等等伤害,却严重干扰了他的视线和反应。

    一头毛发隐隐发红,体型特别硕大和矫健的凶鼠,悄悄绕到了它的身后,如猎豹般轻盈一跃,再次跳到了它的背上。

    蜜獾伸出爪子,想要把背后的敌人挠下来。

    四五头凶鼠一拥而上,将它仅存的左侧前肢死死按住。

    赤红色凶鼠的尾巴高高翘起,倾斜向下,笔直刺入了蜜獾头颈相连的颈椎处,动作优美如斗牛士的必杀一击,干脆利落,破坏神经中枢。

    蜜獾瞪圆了眼睛,终于趴下,无力地抽搐。

    好一场精彩绝伦的狩猎,暂时告一段落。

    楚歌看到蜜獾的眼珠转到自己的方向,薛勇深深看了他一眼,仿佛让他“快跑”。

    随后,蜜獾的眼珠超高速转动起来,四肢如同坏掉的提线木偶般乱摆,诡异抽搐了大约十秒钟,彻底不动了。

    楚歌知道,薛勇被逼无奈,只能强行“断线逃跑”,将他的意识从蜜獾支离破碎的身体中抽离出来,朝着地面上的未知区域传送过去。

    也不知道,他的意识能否100%安然无恙传回本体,在传输过程中,三魂七魄里会不会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什么东西。

    但这也是,万不得已的最后选择,无论如何,薛勇已经做出了他的决定。

    现在,轮到楚歌了。

    楚歌有些迟疑。

    刚才他没有选择趁着蜜獾和凶鼠缠斗时逃跑,因为如果这是凶鼠设下的陷阱,附近肯定都是凶鼠的狩猎区域,他根本无处可逃。

    倒不如趁机观察凶鼠的狩猎,推测他们的栖居和狩猎习性,以及智能和体能等级。

    现在,他要带着这些情报,“断线逃跑”吗?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