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如此重要

    哼着小曲去了特务科,等了一天,余惊鹊去见木栋梁。

    昨天晚上是担心的要死,今天白天就轻松多了。

    木栋梁同样是担心余惊鹊着急,所以才会早上让余惊鹊看一眼,不然木栋梁等到晚上找余惊鹊是一样的。

    只是木栋梁明白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所以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他给余惊鹊提了个醒。

    晚上和木栋梁见面,余惊鹊笑着说道:“昨天是行动吗?”

    虽然担心,可是现在余惊鹊不想表现出来,男人嘛,自然都想要表现的豁达一点。

    面对余惊鹊的形容,木栋梁也没有揭穿,说道:“对,行动了。”

    “昨天日本人也反应过来了,开始行动,组织这一次的行动有收获吗?”余惊鹊问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

    虽然组织可能是提前行动一步,但是你不一定行动就是成功的,如果你行动失败了,那么你还是优势全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行动。

    木栋梁让余惊鹊坐下,才说道:“你猜猜找到了吗?”

    听到木栋梁还有心情让自己猜猜,余惊鹊立马说道:“找到了。”

    如果没有找到,现在木栋梁的脸色,一定是苦大仇深,哪里还有心情让余惊鹊猜。

    “对。”听到余惊鹊的猜测,木栋梁笑着说道。

    “别卖关子了,说说。”余惊鹊打断木栋梁的傻笑说道。

    木栋梁说道:“组织按照你提供的消息,开始查找日本人。”

    “最开始也是没有收获,但是组织的一个同志,阴差阳错之下,反而是找到了线索。”

    “阴差阳错?”余惊鹊问道。

    “组织的这位同志,是潜伏在医院里面工作的,这位同志告诉组织,说医院里面有位日本医生,在偷药好像是在黑市上卖。”

    “组织的同志汇报这件事情的意思,是想要组织联系这位日本人医生,威胁利诱他,让他将药品低价卖给组织。”

    药品这种东西,是非常稀缺的,组织也是需要从各个渠道里面获得。

    这个日本医生,从医院里面偷药品,其实不算是新鲜事。

    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黑市上面流传出来的药品,就是这群人弄的。

    但是黑市上的药品太贵啊,这个同志的意思是让组织威胁这个人,说知道他偷取药品的事情,只是没有证据。

    这个医生做这件事情非常小心,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证据。

    组织的同志,因为是潜伏人员,会比别人多留意一些事情,才注意到了蛛丝马迹。

    所以说是威逼利诱,让这个日本人医生就范。

    这个消息对组织来说也很重要,所以组织就安排了人,去负责这件事情。

    找日本记者是找日本记者,但是这件事情也要让人负责。

    “记者和医生?”

    “这怎么有联系了?”余惊鹊听了一半,有点好奇的问道。

    木栋梁说道:“听我给你接着说。”

    组织找人负责这件事情,但是在调查医生,想要看看医生的药品都是怎么出手到黑市上的。

    因为你没有证据,直接上去威逼利诱,你是很难成功的。

    所以组织想要先调查,如果能掌握证据,再威逼利诱,岂不是成功的几率大一点。

    而且让这个医生知道,是反满抗日分子想要药品,可能难度比较大。

    组织掌握了证据之后,可以装成是黑市的人,压低价格,从而入手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在组织的人,调查的时候发现,这个医生从医院里面偷出来的药品,数量非常少。

    这是一方面,可能是担心出事,不敢多偷。

    组织表示能理解。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组织表示不能理解啊。

    那就是这个医生,根本就没有出手药品去黑市,所以那些药品呢?

    你说是医生觉得一次拿的太少,想要多等几次,拿得多了再出手?

    可是医生如果小心翼翼,每次都不敢多拿,怎么敢一次性多出手呢?

    岂不是同样危险。

    所以组织负责这件事情的同志很奇怪,盯着医生开始调查。

    “你猜最后发现了什么?”木栋梁说完之后,有点嘚瑟的对余惊鹊问道,因为在木栋梁看来,余惊鹊猜不出来。

    是的,余惊鹊确实猜不出来。

    日本记者?

    日本医生?

    这有什么联系?

    而且和药品能有什么关系,难道有人受伤。

    “你别嘚瑟了,快点说。”余惊鹊忍不住说道。

    “经过组织的调查,发现这个医生,将药品都用在了一个病人身上。”

    “但是这个病人,不在医院,也不再他家里,而是被他藏在一个地方。”

    “你知道这个病人,是什么人吗?”木栋梁又问道。

    听到木栋梁说道这里,余惊鹊立马反应过来,说道:“难道是从平房区里面救出来的人?”

    “对,就是从平房区里面出来的人,而且被日本人抓起来,做过人体试验。”木栋梁咬着牙说道。

    余惊鹊直接从凳子上站起来,他说道:“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木栋梁说道,组织已经确认过了。

    这……

    余惊鹊张大嘴巴,有点合不住。

    被日本人做过人体试验,还能活下来,还能活着逃出来,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而且这个人算什么?

    人证。

    他是经历过的,他可以将自己的经历说出来,那么在国际上,日本人的名誉,会直接扫地。

    正是因为这个人的重要性,所以余惊鹊才会忍不住从凳子上站起来。

    难怪日本人一直在搜查,难怪日本人这么久都没有放弃,这样的人对日本人来说,太重要了。

    可是余惊鹊还是很好奇,他问道:“为什么这个人能跑出来,为什么这个人会在一个日本医生手里?”

    面对余惊鹊的问题,木栋梁解释说道:“日本人在这个人身上做的人体试验,就是想要看看效果,而且还将这个人放在了平房区的难民营,想要看看传染力。”

    “甚至是在传染之后,日本人还想要看看,他们防疫工作的能力。”

    “但是日本人的防疫工作很差劲,那一片的难民营有不可控制的迹象,所以日本人将那些人全部杀死,填埋,消毒,毁尸灭迹。”

    听到木栋梁说这些话,余惊鹊握紧拳头,日本人这一次,不知道又杀了多少人。

    故意放出去让传染。

    传染之后还想要看看自己的防疫控制能力,最后发现力不从心,就全部杀死填埋,日本人这心,可真够歹毒的。
联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