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宁叫人知勿叫人见

    “藏马镇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祁候婷在前,王启安跟在后面做随时搀扶状,两人离队下山时,胡传魁禁不住感慨。

    短短十几二十分钟,祁候婷这一大通断断续续的演说,给胡传魁和钱富贵带来了强烈的震撼。

    至少是需要拷问内心,在投资获利的同时,面对当地政府官员乃至民众还有一种施舍般的道德优越感,这是不是过分了点儿?

    当然,祁候婷更多的也只是书生之见,甚至多有自相矛盾之处,胡总和钱总这两只遍历江湖的老家雀儿也只是听听而已。

    若不是于乐在场,两只老家雀儿都未必有心思听,老子每分钟几十万上下,我听你叨叨个包!

    即使听了,也是抱着逗弄晚辈的心态,你说的好有道理哦!

    最起码,若是祁候婷以这套言论出现在两家公司的招聘面试现场,一定会被客气地通知回家去等消息。

    当然也不会再有消息。

    换言之,因为于乐对祁候婷的言论感兴趣,胡总和钱总对于乐的兴趣感兴趣,所以才认真地听上一听,并且事先设定其正确,有听的价值,这才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并且有了反思。

    所以说,有效沟通太珍贵了,谁耐烦听不相干的人说话呢?

    想必祁候婷也是第一次公开表达她的思想吧,或者说还是一些只能被称为念头的东西……

    “祁候婷病了,挺严重。”于乐没有回答胡传魁的问题,反倒是皱着眉头看向姜晚。

    “很严重?”姜晚有些不解。

    于乐在五道口活死人肉白骨,姜晚并未亲历。却也至少亲历过两次了。还能比王启安的奶奶更加严重吗?

    几个月前,老太太已经处于药石无灵的弥留状态了,现在却是生龙活虎。有时候在家待不住,还跑到山野小店来帮厨。包大包子是把好手,挥舞着菜刀剁肉馅,刀小了她还嫌不趁手。万通王总便跟着老娘跑来蹭包子吃,吃饱了擦擦嘴就走,幸福得不得了。

    秦欢来藏马山时,其父母的出发点,只是带着孩子到处走走,尽量满足他的愿望。

    于乐也没说过两人的病挺严重啊,一直都是轻松写意的。

    “精神方面有问题,还伴以器质性,你没见她头疼吗?”于乐解释。

    “注意到了。”姜晚还注意到了那瓶加料的矿泉水,“不好治?”

    “身体病变都没有问题,精神方面就难说。大脑这东西总不能打开看看。且试试吧。”于乐笑笑起身。

    一时间药企老板胡传魁有不可承受之重,嘴巴张大了忘记合上。

    其震惊却并非来自于大脑不能打开看看。言下之意,躯干可以打开看看呗。

    他打开过多少?看完了都给装回去了吗?装回去以后还好使吗?

    即便是真的如此,胡传魁也只会认为那些被打开者是为人类医疗事业献身了,无论是死后献身,还是活体献身……

    震惊来自于前一句——身体病变“都”没有问题!

    此语出自于人家小两口的闲聊,只是没背着外人罢了。

    从小嫂子的反应看,她对“不好治”或者“治不好”这种事儿还不太理解?

    我勒个去啊,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这简直是太好理解了有木有……

    这位小嫂子不太爱说话,于乐说话时她便盯着于乐。

    从气质上说,贤淑温柔,智慧又高贵。无论何种角度,她都不是随口撒谎的人。

    于乐当然更不会撒谎,或者根本就不屑于撒谎。

    如此说来,那小药丸还真的是包治百病无病强身啊!

    至于不负责精神类疾病,那也能叫问题吗?

    胡传魁的老心脏嘭嘭嘭呼之欲出。

    若以某种形式开展合作,生产出成药来投放市场,那都不能叫做抢钱了!

    钱算什么!

    这是划时代的革命,里程碑式的进步,人类医学跨入崭新的门槛,并且是一步到位的最高门槛,从此登堂入室,就此登峰造极,再也无须进步。

    哦哦,神圣化了,绝对化了,原教旨了啊,至少是不管精神病的嘛!

    “胡老哥,你也不是外人,这药是不能投放市场的,与金钱无关。再说了,对你来说是祸不是福,你保不住它的。”于乐笑笑给胡传魁泼了一盆冷水。

    胡传魁艰难地把嘴闭上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舌根上有点儿发苦。

    也是,有命赚钱也得有命花。

    怀璧其罪啊。

    “宁叫人知,勿叫人见。无论江湖上怎么传言,大多数人总是不信的。所以我能够应对。”于乐回答了胡传魁未曾提出的疑问。

    有些事物,你不在那个层面上,你就不会知道,这些事物也就是不存在的。

    各种匪夷所思的未解之谜,不是来自于科普读物,而是来自于儿童读物,比如水晶头骨,史前电池,原始人的心脏起搏器……

    谁会当真了?

    当然也会有人当真。这时候,我能对付,你却对付不来,服不?

    胡传魁无疑是服的。保不住药事小,保不住命事大。保不住药是假,保不住命是真……

    “医药事业,还需要包括胡老哥在内的广大业界人士,经年累月地投入科研以期逐渐进步。如果我能在其中起到一点点的推动作用,我也是乐意的。惊世骇俗划时代的事情,却是做不得。胡老哥一定会理解的吧。”

    “理解理解!”胡传魁讷讷而言,继而眼前猛一亮,“乐哥?”

    一点点的推动作用?

    胡传魁下意识地就改了乐哥,叫乐爷也行啊,我代表人类!

    乐哥一点推,人类一大步……

    “这样,胡哥。我也不陪你们了,你们就随便逛逛藏马山。”于乐伸手,姜晚的小手搭上来借力起身,于乐迈步往山下走,“你的药企呢,可以先在藏马镇建个生产基地,有朝一日你愿意全迁过来也行。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业投资行为,与我无关的,祁候婷倒是起到了很好的招商引资作用。”

    “一定一定!”胡传魁大手一拍,甚至下意识地往下跟了两步,嘴唇都颤抖了。

    跟乐哥的交流才是真的交流,都不用提问的,他全都给予了回答。

    乐哥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

    “乐哥乐哥!”钱富贵急吼吼地跟了几步,又猛然停下,不敢冒昧打扰了于乐,“我呢?”

    “钱哥也是一样,现阶段在藏马镇投资,我都是欢迎的,也都是保护的。”于乐回头笑笑,“你的圆晶厂,投资可能更大些,技术上不要保守,也不要怕花钱,我可以支持一些。另外,相应的职业培训学校,两位老哥可以商量着合作建设,我可以出大部分资金。”

    “哎哎!”钱富贵两手交搓变成了老农民,“乐哥,我的身体?”

    “放心,我有数。”于乐大踏步离开了。

    现阶段?

    是了,乐哥只是欢迎现阶段的投资,异日再来恐怕是千难万难。祁候婷那一番话还需要认真回顾一番,好好地领悟精神,刚才她都说了些什么来着?

    胡传魁和钱富贵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验证了获得历史性机遇的兴奋和幸福。

    人的命,天注定。

    钱富贵感谢头等舱的偶遇,继而感慨姚淑上蹿下跳地促成了这趟出行,小妖精还真是我的摇钱树啊。

    胡传魁感谢五道口的偶遇,继而感慨胡雅娴考上了五道口,小娴才是老子的贴身小棉袄啊。可惜小娴比起小嫂子来,到底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儿……

    以后要常驻藏马镇了,这会儿傻子才有空游览藏马山!

    胡传魁和钱富贵验证了眼神,各举一只手在空中拍响,继而历史性地紧握。

    “又去山野小店?”

    藏马镇书记办公室里,李副市长正在跟花愤抽烟喝茶,彼此讥讽两句。虽然不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彼此间却是再了解不过,谁肚子里还没几根蛔虫?

    “哦,相常你别去了,其实也没啥事儿,中午我回来带你吃饭。”花愤给李副市长扔下一包烟,老神在在地出门。

    “得,我还是跑一趟吧,我怎么觉得你这东西没装着好心眼呢?”李相常抓起烟揣手包里,寸步不离地跟上。

    各个办公室相继开门,王思平等一众领导下楼,镇办主任严东江跑前跑后地安排。

    如今藏马镇的经济条件好了,就买了一辆通勤的中巴车,虽然不如市政府的中巴车那么豪华,空调也很管用。

    从政府大院到山野小店,一公里多路呢,这大太阳忒毒!

    “啥?”李相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蚩尤制药集团和富达圆晶集团都有意向在藏马镇投资建设生产基地,并且有意向合资开办一间职业培训学校?

    做了半辈子的基层工作,又做了七八年的经济工作,近些年还专门负责招商引资工作,李副市长也是喝到胃下垂的老黄牛式领导干部。

    招商引资工作,说到底还不就是求财神爷开恩赏几个吗?

    啥时候招商引资工作这么好做了,财神爷还凑了堆地送上门来!

    “上午祁候婷陪着钱总和胡总游览藏马山时,钱总和胡总确定了投资意向。”高小米微笑着把李副市长和藏马镇一班人请进了办公室。

    “小祁还真是个人才啊,小祁呢?”李副市长很重视年轻同志的培养。

    “小祁身体不好,去医院了。”高小米轻叹。

    “哦,要紧吗?干革命一定要守住本钱,小祁同志太拼了啊,不知道小祁愿不愿意调到市政府工作,待遇什么的都好说。”

    话音未落,李相常就收获了一大堆或明或暗的白眼。尤其是花愤的白眼,那真是又白又大的一对儿,“李乡长你差不多点儿啊!”

    “你们藏马镇一班人,尤其是老花,典型的本位主义,山头主义,码头圈子文化!只管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管全市经济工作大局!”李相常稳当当地居中坐下,面对胡传魁和钱富贵绽放出了最热烈的笑容,“胡总,钱总,我代表沽阳市对两位老总莅临藏马镇投资创业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祁候婷同志前期工作到位,胡总和钱总投资意向明确,李副市长和藏马镇一班人投桃报李,双方的洽谈顺畅而高效。

    胡总和钱总都表示前期投资一个亿起步,意向投资十个亿,根据需要上不封顶。

    关于职业培训学校,胡总和钱总都保证前期投入不低于一千万元,培养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年轻工人。在花愤书记和王思平镇长的要求下,同意以当地招生为主,招生年龄适当放宽。

    其实当前职业学校,国家已经开始严控了,审批手续相当复杂。此时李副市长有担当有作为地拍了胸脯,这事儿由我来办,至少可以让沽阳职业中专来藏马镇开办分校。

    双方皆大欢喜。

    最后,胡总和钱总表示,此前没有开办职校的经验,不知道于乐同志有没有时间和精力担任校长一职?

    ps:居然一百万字了,不易!
联合彩票